返回书页首页加入书签目录

全新版本,新增听书功能!立即前往

第763章 他不可能是孙权

    葛玄很冤枉,葛玄很无辜,葛玄很委屈。

    葛玄的变形术,根本没有任何问题,不然的话,貂蝉、窦玉茹早就提出问题来了。

    孙权的问题出在哪里?孙权的问题在于,他跟童渊以前压根就没见过面!童渊或许也有孙权的画像,但他潜意识里一直认定孙权会来,那么现在出现的,必然就是孙权,易容过后的孙权。

    “孙权?没错!我就是孙权!今天,你这天下第一的名号就让给我孙权吧。”

    孙权将计就计道。

    听到这话,旁边的人信了八分,童渊反倒将信将疑了起来。这么容易就承认了,那易容还有什么意义?难道真的不是孙权?是别有用心的第三方?

    而不管这人是不是孙权,童渊至少知道,对方是个高手!是个跟他童渊一样的顶级高手!

    “想当天下第一?先问过老夫手里的枪。”

    童渊提着长枪,从马车上跃下,

    “你们所有人,去后面帮忙。”

    虽说因为阵法的影响,童渊等人看不到后方的异状,但这阵法实在太粗略了点,战斗的声音清清楚楚的传过来,谁都知道出事了。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很快,这边就只剩下孙权跟童渊两人。

    “出招吧。让老夫看看你有几斤几两。”童渊淡淡说道,不管对手是谁,哪怕是先天高手,他童渊也绝不可能输!

    出招?

    对面孙权始终站在原地没动,他不是不敢出招,而是他早已出招。

    自上次吸取圣舍利中十三位高僧的功力后,孙权为什么兴致勃勃主动想去叫板童渊?不仅仅是因为孙权自身功力的提升,更大的原因,还是他体内的道心发生了质的改变。

    原本孙权的道心,是“别人”的,当初的技能,也是张角的技能。后来被步练师给弄废了,道心虽然没毁,但却变得像个初生婴儿,关键是没技能了。而这次,道心借此重获新生,没错,道心重新拥有了技能!并且是属于他孙权自己的技能!

    孙权的技能是什么?——容我三思!

    道心的容我三思,跟正常的容我三思不一样,这是武学上的容我三思,道心技能只会模拟战斗。

    而且道心技能的模拟方式也截然不同。道心技能并不是以时间论,而是以结果论,可以说,这是一个不受孙权主观控制的技能。

    打个比方,孙权想跟貂蝉交手,正常使用容我三思,那他处处留情,一个时辰完了也分不出胜负。但如果用道心技能,那孙权就是以上帝视角,仿佛看电视一样,看电视里另一个自己跟貂蝉战斗,电视里的自己招招致命,毫不留情,当然,电视里的貂蝉也同样不会留情,非常纯粹的武力交锋,没过多久他们就会分出胜负。

    有人可能觉得,这不是完美模拟啊,道心模拟当中,永远强者胜,但现实当中,却有以弱胜强。

    是这样没错,但道心技能也有属于它特有的优势。比如时间,如果遇到势均力敌的对手,短时间内分不出胜负,使用容我三思可能花费很多次技能,但用道心技能,哪怕战斗三天三夜才分胜负,那也只用了一次技能而已。又如人性,正常情况下,像童渊这样的高手总会留有余地,你很难试探出他的底线来,但在道心技能下,一出手就是全力,绝不会留手。

    所以说,在道心技能中能战胜的对手,战力碾压的同时又已提前了解对手的全部手段,现实中孙权就一定能赢。而在道心技能中胜不了的对手,孙权也可能使手段赢,因为,他已经摸透了对方的底细!

    容我三思加容我三思(道心),必将无往不利!这就是孙权的自信由来。

    “既然你不出招,那老夫就来了。”

    童渊的话打断了孙权思考,孙权知道,童渊不可能让他这样轻易拖延时间。

    “来就来!”

    孙权也是战意高昂。

    这是第一次,孙权遇到道心技能中没能战胜的对手,并且还是接连使用了全部三次道心技能都没能战胜的对手。不过借此机会,孙权也成功套取到了世人都不曾知晓的童渊的底牌,那他就足以一战!

    “老家伙,你的时代结束了!”

    

    ——现实分界线——

    回到现实,

    “我跟葛玄先去布置,待会儿我对付童渊,你们随时救人。”孙权说道。

    “没问题吗?你一个人?”貂蝉有些担忧。

    “要不我跟你一起去童渊那边?”窦玉茹也说道。

    孙权摇了摇头,他既然敢做幻境当中同样的选择,自然是有信心打这一战。

    “之所以布这个阵,不是要让童渊注意不到异状,目的是让童渊看不见你们。你们虽然也变了装,但一动真格就会被识破路数,我一个人就行。你们如果真想帮我,就尽快把人质救走,你们一得手,我自然有办法脱身。”

    “一切小心。”

    “实在不行,不要勉强。”

    

    一个时辰后,

    某处荒野,童渊手握长枪,独自一人孤零零的站着。

    “姥爷,我等无能,人被救走了。”一群人急慌慌的找上童渊。

    童渊没有任何回应。

    “姥爷?”

    “现在是什么时辰。”童渊缓缓开口。

    旁边不知道童渊为什么问这样的问题,抬头看了看天色,答道,

    “刚过正午吧。”

    “。。。。。。”沉默依旧。

    “姥爷,那孙权呢?”一个胆子大的小心翼翼的发问。

    “他不是孙权。”童渊道。

    “可他先前自己说。。。。。。”

    童渊:“他不可能是孙权!”

    另一边,

    “你受伤了?!”

    “小伤而已。”孙权甩脱童渊归来,当然,说甩脱不恰当,童渊压根就没追。

    “我们人都已经救走了,你怎么还在恋战?拖这么久你也不怕有意外!”貂蝉埋怨道,刚刚她一直坐立不安,实在是担心孙权。

    “赢了?”窦玉茹好奇道。

    孙权摇头,

    “哪那么容易。”

    “明明赢不了你还逞强!”貂蝉眼睛一瞪。

    孙权则微微一笑,

    “我这么做自然有我的道理,这次赢不了,下次可就会赢了。”

    对此,孙权有八成的把握。

    “你下次去可要带上我。”窦玉茹立刻道。

    “没问题。你们都可以去见证一下。”见证他孙权登顶的时刻。

上一章无下一章

返回书页 | 返回目录 | 添加书签 | 打开收藏夹